HR PT

大家都喜欢金木和谁的CP?

在微博上看的这个梗,果断粉作者,然而并没有更文谁有兴趣把它抱走?

    我呼吸一口带著雾气的空气,感觉自己正一点地死去。空气中饱含恶毒和废气,加上颓废作点缀,外面包上一层精美的贵族气息为掩饰,引诱你吸下这口足以叫你窒息的空气。这就是这里的全部,毒都伦敦。伦敦一如以往地以它的豪华包裹著龌龊,我不会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也就更不是最后一个。
    我也不是在埋怨咒骂,仅仅是陈述事实。这座死气沉沉的城市,没有值得我评论的地方,我只是它万千过客的一个,即使我已居住十七年。曾听有人说过,若是对一个城市没有爱,你永远都不会视其为归宿。说得很有道理,爱离我、太遥远。我虚无地在这座城市中飘盪,家人待我如空气。不要紧,不要紧,那正是我所需要的。
    他们是披著华衣的谎言,既欺骗自己也欺骗他人,那些精巧的刺绣在他们身上犹如瞪著眼发臭的海鱼,美丽的布料是绝望地向上攀爬的干枯藤蔓。哦,真正的魔鬼不愿被人自地狱挽救,他们一代代生於这泥泽,也从不愿被拉扯出。他们满足於死在这个连苍蝇都嫌臭的废墟,像是一头头在泥浆打滚的猪,愚蠢而容易满足。贵族的晚上叫人烦闷,美食的香气驱不走他们正在腐朽的事实,即使它们被堆砌成,呵,附合贵族美学的形状,也换不来赞叹。
    我的家人坐在高背椅上,僵尸般按著一成不变的礼仪将肉、蔬菜和水果切成小块,放入食不知味的胃部,再灌上一些优秀年份的葡萄酒,有时会有人压低声音喃喃说话,但大多数时间寂静无声。静得像这个饭厅已经被悄然注满水,我们的声音传不到彼此耳朵,然後一起在死神来临前的平静里恐慌。在这个凉薄的都城,我是一尾被粗暴地网离海洋的鱼,竭力呼吸著若有似无的氧气、慢慢死去。我的家人个个脸沉如水,面目上有两汪长满青苔的停滞潭水,上面一大烧焦灌木,被缎带奇怪地扎在一起。他们没有神情、没有感觉,一个个在蕾丝和布帛的包围下,乖乖当贵妇用以撑起时装的模特娃娃。
    我也学著他们打扮,该穿上戴上的,我一件不漏。被漠视,总比被打骂要强。只是我从来装得不像,我的头发东翘西翘,暂时还没有一条缎带能完全制服它;绿眼睛像那盏街上新安上去的路灯,依循某种频率奇异地闪烁著。我知道它们不是遗传自家族,而是我父母的传承。James Potter,我的父亲,但在他的名字前,家族长老通常都会加上「天杀的」、「叛逆的」等等用以表达强烈语气的形容词。
     James受家族排斥非出无因,除了平时的目无尊长、不守传统,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竟与一个平民女人结婚!Potter家族的血液要被玷污了,这怎叫长老们不愤怒?我五岁那年,他们俩就忽然失踪了,两个大活人踏著风离开,於是留下我这个罪行的证明。那时长老看著我,说这个孩子要永远背负James这个万恶的名字,他狰狞的表情我至今难忘,那令我想到一群沟渠老鼠噬咬死去流浪汉身体时,咬牙切齿的龌龊模样。
    我明白我的父亲令他们想起什麽,多年的挥霍令Potter家变得不是那有钱了,而且世界的进程使旧有的大贵族不得不接受一些新的上层人士,他们也许是工业家、银行家。即使是以开明以及坚忍的英国贵族,也有很多难以适应这种变化,可是内心知道那是必然,於是我就成为牺牲者之一。那又如何呢?他们待我并不特别好,也不特别坏,我早习惯像空气一样活著,什麽都拥有、什麽都没有,就是这样。我的昨天就是今天,今天是明天,真到我死去一刻,或许还有点不同。
     我在这个满是毒雾和绝望的城市呼吸,慢慢死去-一如燃尽的灯。你不想这样活著,他这样说。你不想,他重复。最切我没有回应,那许是最新贵族的问候方式,假装自己对别人全知全能?我撇开他的手。为什麽要装得像个娃娃?他锲而不舍地追上,语气是我少见的自信。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并不甘於平凡。要喜欢上不容易,要习惯不难。我那时是这样回答的,但我忘了我为什麽忽然要回答,反正只是个小小的游戏,敷衍一下无妨。何况,我在家族的地位还比不上死人。
    “加入我。”他直瞪著我、平视,平时很少人会平视我,要麽是我的家人俯视我,要麽是平民仰视我,而他身处与我一样不上不下的尴尬地位,平视倒正好合适。我瞟一眼他身上某种暴发户式的打扮,对他的来历了了然於心。Riddle家族想要什麽位置,子爵吗?如果是,那你何必找我,无权无势的我虽挂著Potter家族的名字,可和你没有分别;如果不是,你又何必找我,你们这些暴发户很快要成为真的贵族了,用不著麻烦。           
    就你的身份和处境而言,出乎意料地了解时下形势呢。他舔了舔嘴唇,似头看著肥美肉食的狼,我见了好一阵子不舒服,掉头就走。喂,我可以认为,如果你成了继承人,你就会加入我吗?在我走开很久,背後忽然传来这麽一句话,我耸耸肩不置可否,反正那是不可能的。好吧,有时我们得承认,世事无绝对。当我一大清早到饭厅去,看见那五颗大得像旁边我的家人今天特别大张的嘴的钻石时,我承认我心中不是一丁半点地惊讶。
    那五颗钻石像阿弗洛狄德一样不住向外散发出媚诱的光辉,立即让稍显颓废的Potter家宅重抬昔日的豪华庄严。我想那不算什麽,即使那五颗钻石被挂在有老鼠走过、淌流著全城污秽废水的地下沟渠时,那沟渠也会成为一道「特别有格调」的地下沟渠。虽然未曾谋面就送上名贵礼物在贵族中是失仪甚至无礼的举动,可是这份礼物无疑清晰明确地展示访客所能带来的财富。
    财富,那正是现今Potter家所稀缺的。无怪乎今天我能看见那麽多扭曲著媚笑的脸,看来那位出手阔绰的客人非常清楚Potter家的现况。一手抓住蛇的七寸而蛇还未知,或是知道也不敢反抗,这个人可真厉害。综合以上,我想我已经知道那是谁了。所以当我看见坐在豹皮沙发上被贵宾式招待的那个Riddle家小子,再惊讶就实在不太说得过去。嗨。他以一种称不上是贵族的方式向我问候,眼睛中闪烁著有趣和计算的光芒。我没回应,抱著胸尽力鄙视他。他全然无视我的表现,仍然饶有兴致地问讯,就似他才是主人。好像在说“看,我说过的话,一定会实现。”
     我维持著那雕塑一样的姿势,看著他在家族长老拥护中走向中厅,也许在那里他会提出一些他自己和Potter家所有人都感兴趣的提议;也许他会告诉他们Riddle所想要的不过是小小的荣耀和地位,而那将永远及不上高贵的Potter,他知道适当地抬高别人才能增加自己胜算;也许他会在最後所有人都迷醉於他的提案时,假装不经意地说明以上全都建基於改由我担当继承人;我还能想到他这样说时,我的家人更加张大的口和迷惑或愤怒的眼神;而我也清楚,他们最後会应允。
     Potter家为了riddle家的财富堕落,但谁能知道呢?如果没有人知道,又谁能来谴责他们?Potter家躺倒在他嚼啮著罂粟的牙齿中,那醇美的汁液注入他们久已乾涸的胸膛,它注满它们,似一阵迟来春雨那样温柔,温和得叫人说不出剧毒。很危险,我环著自己颤抖的身体。很危险,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人,Tom Riddle。当家族长老无可奈何地宣布我就是下一任家主时,投在我身上的视线终於不像白开水那样淡薄,但无论它是愤慨、不平、嘲笑还是其他什麽,都不是我所喜欢的。
    我撇下所有仍为现实而惊骇的家人,冲出家门。外面正下著雨,一丝丝、一缕缕,伦敦的雨水不是珍珠、不是泪水,它没有那般纯粹。从空中滴落的是一颗颗有刺鼻气味的白色油漆,有时甚至连那也不是,被人类污浊的眼瞳染上了灰色。我站在这个蒙蒙的环境中,感觉自己就要溶入这些肮脏的雨水中,然後被光亮或是圣光蒸发,只馀下一点在窗户上的污物,死亡甚至是那样容易,只是站著就能如蜡烛一样慢慢溶化。他也一样,沐浴於这片脏兮兮的天水下。不要对我好,不要对我动情,我在出生那天就缺失自己的心脏,承受不了那样的重压。我为他眼中的情绪所压垮,似那佣人用以榨汁的柚子,乾瘪地慢慢死去。
     所以我真的不惊讶,当他的嘴唇盖在我的之上时,甚至我宁愿他这样做。我不相信-我不想任何人无条件地对我好,那是不寻常的、不对的,任何人对另一人有任何表示都只是为了回收一些更有价值的回报。我的不反抗看来取悦了他,他轻轻勾起我的下颊。你是特别的,你是耀眼的。他带著对我说,我听不清他在雨中咕哝的语气,但我想他的眼神依旧充斥著计算。占有欲。完美主义。为了他的这些性格,他甚至不惜一切要让我成为继承人,他所追求的、必然是最好。他以他的方式让这变成现实。

命运之轮-正位:命运之轮是在时间的洪流中,主宰芸芸众生的那个机制。正位释义为有新的机会、环境的变化、再次的挑战。
    邓布利多转身来到街上。他看见一只花斑猫正悄悄从街那头的拐角溜掉了。他恰好可以看见4号台阶上放着的那个用毯子裹着的小包。

    “祝你好运,潼恩。”他喃喃地说,噔地厢脚跟一转身,只听斗篷飕的一声,他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微风轻抚着幽静、整洁的女贞路。
   潼恩。波特在毛毯里打了个转身,但并没有醒过来,他的小手旁边还放着那封信。

    他只是这样睡着,并不知道自己原来这样特殊,这么有名。他也不知道几小时后他就会被杜斯利夫人的尖叫惊醒,几个星期后他将被他的表兄达德里又捏又掐……
他同样不知道正现在,他的兄弟哈利波特正在与死神做着无声的抵抗
哈利波特从高空坠下后撞到了一棵树的树枝上,同并断裂的树枝一起坠入雪地,他没死,也许是因为有树枝作为缓冲,也许是因为母亲爱的守护。
但他身上有不少伤口,哪是树枝带来的,他现在正在一直昏厥的纽芬兰有翼白狼身边,
它难产了,最后一个孩子块头太大,而她又是第一次生产,这是痛苦的生产过程,
当那个孩子出来时她累昏了过去,那个孩子也因为一出生的时间太晚早已窒息而死了。
但哈利正需要这些,他守护的力量把那只幼狼化成了星星点点的白光融入哈利伤口中哈利的外形也渐渐有了变化……未完待续
lz表示本文的阿瓦达会有些不同,番外会提到。

引子
  死神-正位:此处正位释义为离别、失多得少的旅行
海格正在飞向德思礼一家的路上 ,他坐在摩托车上,
他怀里拥着两个婴儿一个有黑色的头发一个有淡红色的头发不过都紧闭双眸静静的沉睡在两张蛋白色毯子里,
风猛烈的吹着,下面的景色也从白色森林变成了雪地。
有什么奔跑在雪地中,不过他无暇疑惑这么冷的夜晚会有什么动物会出来,
因为身后有一批疯狂的食死徒在追赶他,粉身碎骨、钻心剜骨、神影无锋等咒语不停的抛了过来,
甚至有一两个阿瓦达索命也抛了过来。不过因为摩托车不停的下降躲避掉了那些咒语,
突然,一道力劲松泄击中了他的手臂,他手臂一松,黑发的婴儿随着蛋白色的毛毯掉了下去。幸好只有几米的高度,
食死徒追上海格了,他没时间把哈利抱起来了,只好带着潼恩•波特飞向女贞路
未完待续

lz表示这个世界哈利不是救世主只是救世主的“牺牲品”,由纽芬兰白狼养大的孩子,发色会发生变化而且是abo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