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PT

德拉科在野外捡到一只野生哈利。

哈利在野外找到一只野生德拉科

这一幕硬生生把我从福华 双莫变成了福莫。

这一晚,雨下了一整夜[练手]

被伏地魔看得心发慌,哈利抬起翅膀就想推开他。 谁曾想刚一伸出去,他自己就愣住了。
那双犹如削葱根般白净洁透的手指,是谁的?胳膊的骨骼比之前修长了很多。 以前哈利只有五六岁外形的时候,身材微胖,摸着非常有肉感,而且并不容易辨认他是谁。而当骨骼变修长后,身材反倒苗条不少。但是这些都没让哈利忽略一个问题! 为什么早不变,晚不变,偏偏要选择在和伏地魔挤在一个浴室里的时候变?这不就是引人犯罪吗! 趁哈利出神的空档,伏地魔已经伸手按住他,俯身在她耳边轻轻吐气。
温热的气息扑打在哈利的耳边,仿佛跟一根羽毛似的,不断在那里挠痒。 伏地魔的手掌顺着哈利的肩头,慢慢往他后背滑去,一路沿着脊背,抚摸哈利的光滑的肌肤。摸向那个凹陷下去的地方。哈利觉得凡是伏地魔手掌所过之处,哈利都觉得仿佛被人点燃了一把火,吓得他缩紧了脖子。
这么暧昧这么诱人的场面,如果哈利不知道伏地魔想要做什么,那就是傻瓜中的傻瓜。 “你放开,我们是死敌!”哈利红着张脸,冲伏地魔喊道。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的他,不知道这时候该如何处理。但是这一切,都不该再进行下去!
要是和伏地魔做了这种事情,以后他还怎么能安心与他对抗,该用什么态度面对伏地魔! “怎么,难道不舒服吗?你是属于的哈利,而不是与我做对的波特,作为我的宠物,你只姓Voldemort。”伏地魔的手掌继续在哈利的肌肤上游走,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哈利的脸蛋跟煮熟的螃蟹差不多,至少螃蟹还有两个大钳子,可以夹人,而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只能像砧板上的鱼肉,任伏地魔宰割。打又打不过伏地魔。逃又逃不出伏地魔的魔掌,更何况自己还没穿衣服……。


这一晚,雨下了一整夜,遮住了夜的糜乱。

大家都喜欢金木和谁的CP?

在微博上看的这个梗,果断粉作者,然而并没有更文谁有兴趣把它抱走?

命运之轮-正位:命运之轮是在时间的洪流中,主宰芸芸众生的那个机制。正位释义为有新的机会、环境的变化、再次的挑战。
    邓布利多转身来到街上。他看见一只花斑猫正悄悄从街那头的拐角溜掉了。他恰好可以看见4号台阶上放着的那个用毯子裹着的小包。

    “祝你好运,潼恩。”他喃喃地说,噔地厢脚跟一转身,只听斗篷飕的一声,他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微风轻抚着幽静、整洁的女贞路。
   潼恩。波特在毛毯里打了个转身,但并没有醒过来,他的小手旁边还放着那封信。

    他只是这样睡着,并不知道自己原来这样特殊,这么有名。他也不知道几小时后他就会被杜斯利夫人的尖叫惊醒,几个星期后他将被他的表兄达德里又捏又掐……
他同样不知道正现在,他的兄弟哈利波特正在与死神做着无声的抵抗
哈利波特从高空坠下后撞到了一棵树的树枝上,同并断裂的树枝一起坠入雪地,他没死,也许是因为有树枝作为缓冲,也许是因为母亲爱的守护。
但他身上有不少伤口,哪是树枝带来的,他现在正在一直昏厥的纽芬兰有翼白狼身边,
它难产了,最后一个孩子块头太大,而她又是第一次生产,这是痛苦的生产过程,
当那个孩子出来时她累昏了过去,那个孩子也因为一出生的时间太晚早已窒息而死了。
但哈利正需要这些,他守护的力量把那只幼狼化成了星星点点的白光融入哈利伤口中哈利的外形也渐渐有了变化……未完待续
lz表示本文的阿瓦达会有些不同,番外会提到。

引子
  死神-正位:此处正位释义为离别、失多得少的旅行
海格正在飞向德思礼一家的路上 ,他坐在摩托车上,
他怀里拥着两个婴儿一个有黑色的头发一个有淡红色的头发不过都紧闭双眸静静的沉睡在两张蛋白色毯子里,
风猛烈的吹着,下面的景色也从白色森林变成了雪地。
有什么奔跑在雪地中,不过他无暇疑惑这么冷的夜晚会有什么动物会出来,
因为身后有一批疯狂的食死徒在追赶他,粉身碎骨、钻心剜骨、神影无锋等咒语不停的抛了过来,
甚至有一两个阿瓦达索命也抛了过来。不过因为摩托车不停的下降躲避掉了那些咒语,
突然,一道力劲松泄击中了他的手臂,他手臂一松,黑发的婴儿随着蛋白色的毛毯掉了下去。幸好只有几米的高度,
食死徒追上海格了,他没时间把哈利抱起来了,只好带着潼恩•波特飞向女贞路
未完待续

lz表示这个世界哈利不是救世主只是救世主的“牺牲品”,由纽芬兰白狼养大的孩子,发色会发生变化而且是abo文